首页 > 电视 > 誓言永恒 > 分级播放

剧情

        朱学峰告诉蓝美琴,虽然许子风这个情报已经取得罗建成信任,但现在看来,周福林也并不简单,就在昨天晚上,周福林还在设计圈套对自己进行测试。蓝美琴追问详情。朱学峰说周福林故意向自己透露所谓暗杀许子风的计划,显然希望我通风报信,为此他们甚至撤走了每天都守在门外监视的修鞋匠。蓝美琴担心暗杀计划会不会是真的。朱学峰相信那只不过是测试自己,他们就是要看我会不会对许子风发出警告。如果我这样做了,那么他们在大陆内部的人是会知道的,我也就暴露了。他让蓝美琴不必担心,有消息会在约定时间地点及时通报蓝美琴。         杜仙萍发现了朱学峰叛逃时所用的车,来到汽修厂,她将自己带来的一块车灯碎片和吉普车上的破损处进行比对,竟然完全吻合。杜仙萍顿时有些诧异起来。等杜仙萍站起身,却惊讶地发现骆战站在她的背后。杜仙萍说自己大概已经找到朱学峰并非真正叛逃的证据了。随即告诉骆战,这个碎片来自当时朱学峰开车逃跑时撞墙的现场,自己也还能清楚记得那辆吉普车的特征。此碎片与吉普车的破损处完全吻合。骆战听后很惊讶,带着杜仙萍找到一个工人进行询问,工人说那辆吉普车是不久前市公安局送来的,但并没有着急修理的意思。离开那个工人,杜仙萍说,这就证明当时朱学峰逃走时,可能得到了公安局的暗中协助。所以据此能够得出推论,朱学峰的叛逃是假的,是刻意安排的,只不过我们都不知道内情而已。骆战对此推论深表赞同,感觉朱学峰的叛逃有问题。骆战找到许子风询问此事。许子风承认朱学峰的叛逃当然是一个谋略,并告知杜仙萍即是台湾特务“老鬼”,让骆战密切注意。杜仙萍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叫出正在工作的骆战,一起来到了几乎紧邻办公地点的一处民房前。骆战不解其意。杜仙萍告诉他,这房子就是陈君义曾经要替朱学峰租下的住处,本来价钱条件等等都很合适,但朱学峰仍然找借口没要。现在看来,唯一的原因就是这里紧邻省公安厅四处,他是在刻意掩人耳目,回避他与成都办公室存在的暗中关联;再加上找到公安局旧车破损车灯的情况,杜仙萍再次得出结论,朱学峰的叛逃背后大有文章。骆战不屑地笑笑,转身就走了。骆战态度的变化让杜仙萍大吃一惊。她追上去问车灯碎片在哪里?骆战说已经弄丢了,然后不耐烦地劝杜仙萍再也不要自作聪明,异想天开,否则就把她赶回北京去!         罗建成证实了父亲是被黄弘明出卖,已死于非命,愤怒之下当街枪杀了黄弘明。         许子风仍然在专心地搭建桥梁模型,一边心不在焉地听着杜仙萍再次归纳朱学峰叛逃的众多疑点,质疑其真假。许子风有些不胜其烦,但还是淡淡地表扬杜仙萍有能力,很执着,只是想错了方向。杜仙萍随即告诉许子风,朱学峰在离开大陆之前,曾告诫女儿不管别人说什么,都要相信爸爸是个好人。对此你不觉得奇怪吗?许子风则反驳说,再坏的父亲,在面对女儿的时候,也不会承认自己是个坏蛋的,其父苏洪亮就是一个例子。杜仙萍闻言大惑不解,追问此话何意?许子风于是提起那张明信片,重新叙述了他曾经讲过的那段解放前的往事。只是这次的结局指向苏崇亮是我党的叛徒。杜仙萍听完许子风的讲述呆若木鸡。质问同样出自许子风口中的这两个版本,到底哪个是真实的。许子风说,问题就在于我们这样的工作很多时候难有结论,事实也难辨真伪。就像现在的朱学峰。杜仙萍的情绪显然遭受了严重的打击,陷入极度困惑之中,默默离开了。

精彩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