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 > 血色湘西 > 分级播放

剧情

  排帮,几天下来,石三怒的憔悴让麻大拐子心如刀绞。石三怒茶饭不思,他整天整天坐在寨门口,望着雷公寨的方向。从他把那一窝子野狗带上山寨,这一家子就整天跟他亲如一家。麻大拐子急了,他把枪塞到石三怒手中,指着狗娘娘:“打死它!”石三怒不明白,更舍不得,麻大拐子索性抓住他的手,顶着狗娘娘,压响了扳机。小狗崽虎虎地呲牙,冲着平素亲如一家的石三怒,咬了他一手血。“看见了吧?”麻大拐子对着石三怒的耳朵,狠狠地吼:“它们都晓得什么叫不共戴天!”  这个夜晚,童莲向穗穗讲起了自己曾经的情感,但讲着讲着,她却发现自己竟无法控制话题,她已经不自觉地在讲起田大有。 “你是不是喜欢我阿爹?”穗穗的话让童莲吃了一惊。原来情不是道理可以讲清的,而穗穗的情,其实比她更天然,没有任何造作和故意的控制。  六伢子给穗穗带来了话:月月挺想穗穗,想请穗穗去做客。  耀武、月月两口子恰当而得体地接待了穗穗,倒是耀文对穗穗的到来兴奋莫名。耀武恰到好处地把穗穗与耀文单独留在了一起。  青岩河边,耀文陪伴着穗穗,虽然他知道穗穗心爱的,并不是自己,但能陪在穗穗身边,他也心满意足。远远的,耀武久久望着夕阳下的弟弟与穗穗,尽管娶不到穗穗,但能成全弟弟与穗穗,仍然是耀武残存的心愿。月月跟穗穗长谈一番:既然跟石三怒没有希望,为什么不考虑耀文?耀文那么好,那么多数也数不清的优点,比起石三怒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好,这些都不算数,可你跟石三怒不可能,已经不可能了!一句话,顿时令穗穗无言。  月月向龙太爷提出了建议:让她的父亲姚先生出面为耀文向天家提亲。  “可是,穗穗会喜欢我吗?”这门亲耀文当然千肯万肯。  “你好好对她,她自然就喜欢你了。”月月的话,让耀文不由得燃起了希望。  既然耀文喜欢,龙太爷当然愿意成全。  黄昏的暮色中,回客栈的童莲却在墙角发现了石三怒。他终究无法抑制自己的思念,他只知道如果不见到穗穗,他就要发疯了。  “可你见到阿秀,跟她说什么?说你的父仇不共戴天吗?”童莲一句话问得石三怒哑口无言。你爱不爱阿秀,你只要回答这一个问题!假如现在不回答,那就晚了,因为龙家已经请了姚先生做媒,明天就上雷公寨为耀文提亲。  石三怒听完撒腿狂奔。  “阿秀――”  莽莽群山,石三怒声嘶力竭的呼喊,一路回荡在夜空下……  四十里路,他几乎是一口气冲到了雷公寨。只有田大有一个人在家。石三怒突然醒悟了,他再度狂奔,狂奔向天坑岭。他果然在山上追上了正走向排帮大寨的穗穗。石三怒一把拉住了穗穗:“你不要命了,我爹会杀了你的!”“杀了我就杀了我,杀了我也要见你一面。”两个人不顾一切地拥抱在一起。  麻大拐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还要娶田大有的女儿?”  三怒的决心不可更改:上一代的事已经过去,不娶穗穗,他生不如死。  麻大拐子气得扬起了巴掌……但是扬起的巴掌最终打在了麻大拐子自己的脸上,现在他只恨自己阻挡不了年轻人的爱情。这个夜晚,麻大拐子在石天保的灵前跪了整整一夜。现在他只能让义兄的在天之灵来为他作这个痛苦的决定。打卦的铜钱旋转,落下的,是应允的正面。  田家,两个媒人同时登门。  一个是受龙太爷所托,代表耀文提亲的姚先生。另一个,竟是代表三怒的麻大拐子。  一个文,一个武,一个竿子营最大的先生,一个竿子营最大的土匪。两人两把伞,针锋相对。土匪与先生都照足了做媒的规矩,夸自家儿郎,贬对方,四言八句,各有千秋。  “要我答应也可以,除非石三怒退出排帮。”田大有肯定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排帮。穗穗冲了出来,她不在乎,不在乎石三怒是不是排帮的人,她都愿意跟他在一起。但是田大有没有商量可打。  麻大拐子也火了,最终求亲不欢而散。  

精彩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