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 > 血色湘西 > 分级播放

剧情

  千钧一发之际,谁也没想到,却是麻大拐子突然出手,一拐棍将竖起的尖刀扫倒一片。两个人就落在一片刀光中唯一的空地上。“给他们开寨门!”麻大拐子吼了出来。“阿爹!”石三怒一个头重重磕在麻大拐子面前,“三怒不孝了!”相互支撑着,他与穗穗迈出了排帮大门。  眼看着义子离去,麻大拐子在义兄石天保的灵前跪了下来。他猛然嚎哭了出来,哭得撕心裂肺,哭得以头戕地,哭得肝肠寸断!“姓田的,你剜我的心头肉,剜我的心头肉啊,我操你姓田的八辈祖宗啊……”所有的帮众都垂下了头,整个山寨,回荡着一个父亲捶胸顿足的绝望嘶吼……  雷公寨门口,田大有与童莲一直等到星月满天,等到五内如焚。他们等到了――穗穗背着遍体鳞伤的石三怒,出现在了山路一头。童莲的眼泪一下子忍不住了,为这对如此情比金坚的年轻人。田大有却压抑着激动,他默默地给石三怒处理好了伤口,这才告诉他,田家不能留他,他必须马上离开。  “阿爹!”穗穗急了。但田大有的下一句话却出人意料:照竿子营的规矩,男女婚前是不能住在一起的,这都忘记了?两个年轻人一起跪在了田大有面前,喜极而泣:千难万险,他们的婚姻终于赢得田大有的认可!“谢谢你,阿爹!”  童莲把石三怒带去了麻溪铺,商队正好需要这样熟谙雪峰山的人,石三怒有了自己属于平民的职业。  姚先生给龙家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客人:田大有、穗穗、童莲与石三怒。――石三怒要与穗穗订亲,今后要在竿子营生活,过去跟龙家的恩怨,必须作个了断。田大有只能借姚先生的面子。“好事嘛,大银,恭喜你了。”龙太爷满面笑容。“恭喜恭喜。”月月同样满面笑容。“恭喜你们。”耀文想笑,但实在笑不出。后院那边,耀武的咆哮却清晰可闻:“拿枪来,我要宰了姓石的那小子!”气氛尴尬。龙太爷却充耳不闻,微笑一如既往。他是七十五的老麻雀,真正的深仇大恨,何必放在脸上?  这天夜里,耀文酩酊大醉。这天夜里,耀武满腔怒火。“脱,脱衣服!”他攥着鞭子。  月月却头一次没有听他的,白天穗穗幸福的笑同样刺激了她,她头一次那样冷静地戳穿耀武的伤疤:“是你自己没用,我是女人,你才不是男人,是你自己不是男人!”耀武疯了一样挥动着鞭子。月月仿佛木头人,不喊,不叫,不流泪,任他抽……  夜静更深,月月推开了耀文的房门。月月解开衣扣,搂住了耀文。“阿秀?”迷迷糊糊的耀文扑倒了她……房外,一直担心月月、跟随月月的六伢子听着房里的喘息,头脑一片空白……晨光将现,耀文已经清醒,清醒得不敢相信床上的人竟是嫂子。月月却冷静地扣好了衣服,只留下了一句话:“你说,我是不是女人?”  一整天,耀文不敢出门,他无法面对哥哥,无法面对月月。但有太多的事情在等他做,他毕竟是龙家的当家人。但月月偏偏放不过他,月月把耀武推出了大门晒太阳,还叫住想溜出门的他,要他帮忙抬哥哥。“你看,耀文对你这个哥哥真好。”她对耀武说。耀武说那当然,他是我弟弟,哪像你这个婆娘,一天到晚恨不得我死。月月不恼,她微笑,她给耀武喂饭,还要耀文帮忙,站在一边端碗。看着月月一口一口,那么冷静地喂耀武,耀文心都在发抖。耀文向阿公提出,他要住到团上去――他必须躲开这一切。  穗穗跟石三怒正式订亲了,童莲也要带着他去四川运货。分手之时,两个人约好,等石三怒回来,就成亲。同样是等待,这样的等待,却是那样幸福而甜蜜。  

精彩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