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 > 血色湘西 > 分级播放

剧情

  “打鬼子”也出现了发烧、头痛症状极似鼠疫!  医院已经人满为患而且根本没有任何对抗鼠疫药品把打鬼子送去也无济于事  为了防止再传染别孩子童莲作出了决定由自己来照顾打鬼子  鼠疫漫延常德城几成人间地狱无医无药环境下无数平民染病不治到处死亡气息到处一片恐怖气氛破旧战地医院里同样躺满了垂死弟兄阿秀与救护班女孩们徒劳地抢救着没有药品们只能眼看着一个个战友可怕痛苦中挣扎、死去  垂死二宝难以忍受巨大痛苦折磨哀求耀文给一个痛快颤抖着耀文把枪对准了自己最好朋友……  孤儿院整整三天保罗守小房间外度日如年  第四天紧闭房门终于打开童莲带出来竟退了烧打鬼子打鬼子得不鼠疫而肺炎欣喜若狂中保罗紧紧拥抱住了童莲……  听说打鬼子平安好消息阿秀兴奋地跑来告诉了耀文  然而耀文咳嗽和发烧却蓦然惊呆了――跟染病战友同吃同住耀文也没能逃过鼠疫!  关键时刻童莲却得到了省委消息:重庆党组织已经紧急组织了一批防疫药品通过关系运往新建芷江机场但从芷江到常德雪峰山成了难以逾越障碍童莲想到了曾经开辟雪峰山商路  得知童莲将要再走雪峰山阿秀什么也没有讲只将那柄牛角刀交给了童莲――这离开竿子营时候三怒扔给两年来从来没有打开放刀包裹不愿面对那份伤心往事  但不管多么不愿面对往事现必须顾全大局只有一个担心:从竿子营到常德来回最少要八天而耀文病情最多拖不过两三天了……  昼夜兼程童莲风尘仆仆赶到了麻溪铺  从芷江运来药品也兼程东运距天坑岭已不过百里没有一分钟可耽搁必须立即安排好药品安全通过  只能来求龙太爷帮忙童莲下一句话却一下子揪紧了太爷心:耀文也常德也病人之一而且病情严重  耀文被摘了银耳环算不得竿子营男人——可那太爷亲孙子能眼看着耀文送命吗?  一旁耀武向管家开了口:龙贵召集所有团丁  不管弟弟曾怎样对不起当哥哥也得为了弟弟硬闯天坑岭!  天坑岭下运送药品队伍果然被排帮截住  双方剑拔弩张但排帮人多势众龙家团丁显然不对手  没有人肯听童莲解释!太爷只能眼睁睁看着排帮帮众劫走了药品劫走了孙子生存希望童莲被带进了排帮总舵童莲将那柄牛角刀放三怒面前  常德耀文病情日见加重  病房里穗穗抱着耀文大哭护士传来了兴奋消息:药品提前运到了!  本来应该三天后才到药品三怒率领弟兄快马加鞭昼夜不停累翻了几十匹马一天就将药送到了常德城外把药交给童莲三怒领着弟兄们离去童莲无可奈何只能心里感叹  有了药品耀文和众多病人病情控制住了欣慰中阿秀才得知三怒帮助让耀文得以死里逃生久久无言  无论阿秀还童莲其实都没想到三怒并没有走一个人悄悄进了常德城医院旁边酒楼上租了一间客房从这里望出去正好可以看见进出医院人  常德城里逐渐恢复生气同一时刻百里外战场上日军精锐关本旅团也正向西进攻战斗中刚刚受挫少佐塚口洋次赶到了刚刚攻坚失败前锋部队看到疲惫不堪饥饿与寒冷中士气低落部下  夜攻下阵地塚口来到了关本指挥部后私人居所  不再如严格上下级关本以学长身份与塚口相对而酌――塚口父亲帝国大学著名军事理论家关本学生也塚口从小熟识学长塚口难以接受前方正对平民发动细菌战关本狠狠地教训了告诉塚口:为细菌战护航正塚口哥哥、日本空军传奇式英雄、洋次心中偶像塚口龙太!塚口洋次惊呆了  洋次只能向关本认错――能否认所崇敬哥哥真正武士吗?宁可攻打常德战斗中证明自己对帝国忠诚  耀文归队了原来营长却死于鼠疫锁云超提升耀文当了营长  粮荒日渐严重常德城街头已经开始出现贫民饿殍  孤儿院也彻底断粮了阿秀、童莲将保罗带到了86师却没想到恰好遇见了一场哗变!  无粮无饷几个月官兵们不得不违反军纪暗自出去抢劫米铺、大户几个弟兄却失手落到了宪兵队手中挨了军棍宪兵队送回了血淋淋弟兄官兵们情绪终于暴发:到处都发国难财黑心官米市上公然贩卖着打着军需品记号军粮凭什么弟兄们要吃一口饱饭还要落到这个地步?几个军官带头大帮弟兄扔下枪就要冲出军营耀文率部奋力阻拦与哗变同袍几乎就要冲突起来就连往日里官兵们最崇敬锁云超都已压不住哗变弟兄情绪童莲、阿秀和锁老太太拦住了哗变官兵去路  答应官兵一定想办法现就出发去给大家筹粮面对着比自己更加坚强女人们官兵们默默捡回了自己枪……  童莲出发去筹粮了  这一天春好却从外面带回了一大包肉保罗问起肉来历才得知有个“黑叔叔”酒楼施舍给春好  给春好肉吃正三怒春好从此每天守候酒楼每天从三怒这里得到食物但却从来不肯当场吃掉而一拿到手就跑开三怒没有问为什么  不知道春好每次拿到吃总带回孤儿院分给大家吃总说好心“黑叔叔”已经给自己吃过了来照顾孩子们阿秀也一再听到孤儿们对“黑叔叔”描述当然想不到这个好心男人三怒  回到酒楼三怒却发现自己留柜台上吩咐了伙计给春好食物没被取走每天都按时来酒楼春好今天居然没有来想起春好那日渐蹒跚身影不知怎么三怒突然有了不祥感觉跟伙计一打听三怒才知道春好可能附近王家祠堂里那家孤儿院孤儿  童莲筹粮回来了带着一袋粮食兴冲冲赶回孤儿院一进门看见却保罗怀中奄奄一息春好——长期饥饿春好每天“外头吃过了”谎言中瞒过了心力交瘁保罗甚至一天天饥饿使春好自己都已经麻木麻木到忘却了饥饿感觉  直到今天孩子们告诉保罗“春好一直睡着不肯起床”保罗才发现已经耗尽了幼小生命  保罗和童莲声声呼唤里春好带着笑容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赶来孤儿院阿秀和耀文同样悲痛难抑孤儿院中一时悲声一片  门外目睹这悲惨一幕铁人般三怒也呆住了

精彩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