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 > 血色湘西 > 分级播放

剧情

  初夏的山林,打猎的穗穗一枪击落山鸡,山鸡却掉下悬崖,挂在了树枝上。她想试着爬下去捡,有人却如猿而下,先她一步捡到了猎物。那是石三怒。穗穗气得掉头就走。  那只山鸡却摆在了她必经的路上,一声枪响,石三怒还多给她提来了一只:“给你凑一双。”穗穗拿了自己打的那只就走。身后,是石三怒野野的、乱人心扉的情歌。  跑出老远,她突然想起那把刀还没还给这个土匪,但等她转回去找,情歌已远,飘散在山林之外。  暮色中,溪水边,来洗衣服的穗穗闻到了香气――石三怒正在不远处烤着那只山鸡。  他撕下了半只山鸡:“吃不吃?”穗穗不理他。  “你不吃?我喂野狗子了。”石三怒真的把半只山鸡喂了野狗子:溪边岩窝子里,有只野狗子刚下了一窝仔,虎虎地不准石三怒靠近。溪边,石三怒露宿于野,跟野狗子作起了伴。“不理我就不理我,三年六个月我不怕等!”他跟这妹伢耗上了。  这夜里,童莲看见穗穗在屋门口的溪水边坐了半晚,听见她哼着一曲婉转而凄柔的歌子。  “这是翠枝唱与傩送的歌子。”穗穗跟她讲起了这条溪水与天坑岭的古老传说,那流传于竿子营的凄美而壮烈的爱情神话,是那样深深打动着童莲。她就在那一刻打定了主意:她不能破坏这祥和的山里生活,她明天一早就走。  “阿爹!”那晚上穗穗再忍不住了,尽管相处短暂,但她已经那样喜欢这个一肚子墨水的佟姨,她无法理解,阿爹怎么就不肯帮她。,田大有改变了主意,尽管他对抗战的需要不甚清楚,但竿民也是中国人,包括他。第二天一早,童莲走出田家大门的时候,才发现田大有已经收拾好在等着她:“我陪你去找龙十四太爷,竿子营的大事,只有他,才做得主。”  龙太爷没有答应童莲与汪兆丰的请求,童莲、汪兆丰只得失望而归。但田大有却是龙太爷与耀武共同欢迎的对象:耀武记挂的是穗穗,他使劲亲近田大有,他拐弯抹角地打听,他得到了去雷公寨田家做客的机会。龙太爷关心的,则是田大有是月月的亲姑父,要是谈婚论嫁,姑父老爷的份量可不轻。打听清楚了月月还没有许人家,借着送田大有的机会,龙太爷拉上耀武,一起登了姚家的门。月月开心得完全没注意跟姑父一起来的六伢子微妙的神情,她眼里只有耀武,龙太爷趁机把这对年轻人打发出去,让他们单独相处了。  青岩河边,耀武与月月玩得好开心。  唯一不同的,是月月把耀武打听表妹穗穗的话,没往心里去。  汪兆丰却不甘心,深夜,他再次拜访龙太爷。  见龙太爷乃精明之人。汪兆丰只能露了底:运送抗战物资的确不假,但顺便建立起战争期间联接湘黔川三省的秘密走私商路,贩远在湖南价格爆涨的大烟才是他真正的目的,有慈善总会的金字招牌,大烟就能一路畅通无阻,那将带来惊人的财富。只要龙太爷肯合作,保证商队的安全,他愿意跟龙家五五分成。巨大的财富令龙太爷为之动容,但是,竿子营有禁烟的老规矩,他怎么好带头违规呢?龙太爷一时难以决断。  雷公寨,一个人在家的穗穗又一次听到了那熟悉的、野野的情歌,她找出那把牛角刀,追了出去。送给你的刀我不会收回,石三怒比她跑得快。  但又不是太快――穗穗追,追不上,不追,那个土匪又总在不远的前面。  情歌也总在前面的不远,而且更加下流,更加挑逗。  穗穗恨不得扔了那把刀,但石三怒不在乎:“送出去就是你的,只要不是还给我,你爱怎么丢怎么丢。”  这个坏土匪!穗穗被他气死了。  

精彩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