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 > 血色湘西 > 分级播放

剧情

  田大有告别了童莲,龙太爷不答应,他也实在想不出办法了。  事情虽然不成,童莲却仍很感激他。  回家的路上,耀武追上了田大有――到雷公寨做客可是田大有答应过他的事。  月月在娘娘庙等了耀武整整一天,但落空了,她只得去龙家。龙太爷热情地接待了月月——这个知书识礼的妹伢,他真是越看越喜欢。  在雷公寨, 耀武跟穗穗逛遍寨子,他帮穗穗采集草药,他学着跟田大有一起推动榨油槌,他打拳、开枪,恨不得一下子显示出自己所有的长处。穗穗只觉得这个龙大少爷夸张得有趣。田大有却明显感觉到了耀武对穗穗的心思并不那么简单。趁着穗穗做饭,酒桌上,他试探耀武。  耀武说了真话:“哪怕给穗穗唱三年六个月的情歌,我也要娶到穗穗。”  田大有不语,后生伢崽可以冲动,他不行,两家不般配且不论,上次在麻溪铺,他已经感觉到龙太爷对外甥女月月的态度并不一般,似乎对他这个姑父有所暗示。  更加惊讶的,是偷听到谈话的穗穗,她怎么也没想到,耀武竟会对她有这番心思。  送走耀武的路上,远远飘来了穗穗熟悉的情歌声,看见远处那个熟悉的、始终跟随的身影,穗穗更加心乱如麻。  耀武并没有想到,远处的情歌,竟是唱给自己身边的妹伢的。  石三怒却咬起了牙,看到穗穗身边有别人,他就不高兴。  童莲对龙太爷彻底失望了:新的一批物资正急待从重庆起运,她不能毫无希望地耽搁在这里,她准备离开麻溪铺,另想办法。但汪兆丰却要她再等等。  龙太爷这时也一肚子烦恼,为了钱:青岩河上的桥要修了,梯玛讲要修庙做法事,姚先生上次提到想扩大青溪书院,青黄不接的季节,十七寨还有不少贫寒人家照例要靠龙家救济……更重要的是,麻大拐子上次胆敢在麻溪铺公然动手,证明他龙家的枪还不够多。长此以往,龙家几百年的基业,何来保障?  龙太爷上了天坑岭的祖坟山——那里埋葬着龙家十三代祖先和竿子营数百年来最有名的英雄好汉们,历来是竿民们心目中的神圣之地。祖先的坟前,太爷长跪不起:假如祖先应允他为了龙家的未来坏一次规矩,就让神风扬起纸钱,给他一个答复吧。山风在太爷即将绝望的时候,突然降临,那飘飘洒洒的纸钱,是祖先是答应了他作一次变通吧?  回到麻溪铺,他请来了童莲与汪兆丰,答应帮他们运送物资。  耀武把扩建书院的钱送去了姚家――最近爷爷好像老是打发他去书院办事,不过能和那个让人挺开心的月月见见面,他倒也不反感多跑几趟腿。  何况,他还想跟月月谈谈雷公寨,谈谈穗穗。  月月好开心,能见到耀武她就开心,她要把新绣的荷包送给耀武,她愿意顺着耀武感兴趣的任何话题往下谈。但是耀武谈的话题都是关于穗穗的,月月的脸上有了异样的表情。  耀文的出现却打断了他们的谈话。送走耀武,耀文也向月月拐弯抹角打听起了穗穗。 月月问他是不是喜欢上穗穗了?  耀文愣住了:这就是喜欢么?可他自己都没想过啊。他只是忍不住想知道那个山里女孩的一切。  回到家的耀文头一次乱了心思:月月的话让他头一次意识到,他可能是真的在喜欢一个人。他心慌意乱,他想跟哥哥说说。但不等他开口,早就憋得难受的耀武却抢先向他讲起了穗穗,他告诉弟弟,他喜欢上了穗穗,喜欢得要疯,他下了决心,哪怕去唱三年六个月的情歌,也要追求到穗穗,对,他不应该拖,他明天就去雷公寨,铁打的草鞋要走烂,钢硬的岩头要站穿,他明天就去唱!本来想跟哥哥商量心事的耀文只能收住了话……  这个夜晚,大雨瓢泼。穗穗突然觉得那么坐不住,雨声中,碾茶籽的石碾子都转得让人烦。 田大有也奇怪,女儿怎么有点魂不守舍,黑天瞎火下大雨的,居然披了蓑衣、拿了毡布要出门?“溪边有只狗娘娘下了仔,我怕雨淋了狗仔。”雨没有淋狗仔,只淋了露宿的石三怒――他脱了衣服给岩窝子挡雨,自己在雨中冷得直哆嗦。狗娘娘一家子跟他已经熟得很,老狗也放心他跟小狗挤在一起。穗穗把毡布扔给他。“这是给野狗子挡雨的!”她特别声明。  田大有看到桌上还摆着那把牛角刀,询问穗穗。穗穗撒谎了。  第二天夜晚,耀武上了雷公寨为穗穗唱起情歌。穗穗听见了,田大有也听见了,半个雷公寨的乡亲听见了,溪水边的石三怒也听见了。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两个人一齐拔出了枪!

精彩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