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 > 血色湘西 > 分级播放

剧情

  屋里,田大有不做声,目光却一直盯着穗穗,这令穗穗更加感到了压力。穗穗终于冲了出来。把两个人统统赶走,没给他们留一点面子,一点余地,一点希望。穗穗那把牛角刀扔在了石三怒面前,扔得斩钉截铁。伤心了,他只能捡起刀。进屋的穗穗蓦然流下了泪,方才的勇气仿佛一下子消失了。  田大有猜得到,那眼泪,不会是为龙耀武而流的。  石三怒回到山寨,一碗酒仰了个底朝天。看到那把牛角刀,麻大拐子明白了:“吃了天坑岭这碗饭,就莫学斯文,要不,带几个人手下山?”石三怒把碗一摔:“用不着,我既然喜欢她,岩头做的心,我也捂得化!”  耀武进家门前还垂头丧气,但走进门时已经满脸笑容:他是个要面子的人,不能让弟弟发现他在穗穗那里碰了钉子。他看到桌上摆着一个绣荷包,阿公告诉他,这是月月送他的。去姚家的路上,耀武突然觉得特别烦。他把腰上的荷包扯了下来,塞进了口袋,这才敲响了姚家的门……  石三怒果真消失了,无论是下河洗衣,上山打柴,穗穗的身边,再也没有了那烦人的情歌飘荡。然而,两天不见石三怒,身边没有了那烦人的山歌,穗穗却发现自己反而更烦了,她突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少了什么。田大有也感到了女儿的异样,但现在他有更要紧的事:五叔带了话过来,龙太爷招集十七寨寨首到麻溪铺,有大事相商,专门点明了要请他也参加。  阿爹和六伢子去了麻溪铺,穗穗一个人更加六神无主。她会突然在山坡上回头,似乎回头就会看到什么,她会突然仔细听风掠过的声音,似乎风中会带来某个声音……  她的感觉其实并没错,石三怒离她并不远。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后生,居然也会怕,怕什么他也不知道,反正就是不敢靠近穗穗……  僵局被打破得简单而出人意料:上山采药的穗穗拐进了山窝窝,两丈高的岩壁挡住了石三怒追随她的视线。石三怒爬上岩壁往下看,却不料穗穗刚出了山窝窝。仿佛是一种心灵感应,穗穗突然回头。光秃秃的岩壁上无处藏身,两个人一上一下,四目相对,碰个正着。这一刹那,谁也没出声,只是死死地盯着,盯着对方。石三怒猛然吼了出来,沙哑着嗓子,爆起了青筋,声嘶力竭火辣辣的情歌。  穗穗只觉得头脑一片空白,纯粹是下意识地,她突然转身逃跑。  “阿秀!”岩壁挡了石三怒的路,他不顾一切地往下冲,却被葛藤一绊,摔滚下去尖利的岩锋割伤了他的膀子。穗穗站住,穗穗冲回,穗穗扶起三怒,给他上药、包扎,她不晓得可以讲什么,只有眼泪拼命地流,擦也擦不尽。石三怒突然狠狠抱住了她……  与此同时,麻溪铺,龙家大屋。  十七寨寨首聚集一堂,讨论为童莲、汪兆丰开商护路的事。  事情紧迫:长沙会战迫在眉睫,商队新从重庆运来的药品离天坑岭已经只剩两天的路程,这一趟,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但寨首们十分犹豫:抗战是怎么回事,日本鬼子到底离这儿多远,竿民们所知不详,何况商队过路,必经天坑岭,要对付排帮,可不是件容易事!没资格参加会议的耀文倒是挺身而出,支持童莲,但寨首们哪里听得懂毛头后生那番抗战救国的新名词?龙太爷把耀文撵了出去。  童莲站了出来,摆出了照片:一堆是她一路在竿子营拍摄的,那样宁静而美丽的山野世界,另一堆,是这宁静与美丽之外的烽火硝烟,是流离、饥饿、疾病、死亡。  所有的人都被震撼了:原来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有那样中国人,正承受这样巨大的苦难!  田大有率先支持童莲,他话语不多,却那样朴实而打动人心:都是中国人,帮着国家打日本鬼子,总归没错。人家女人都敢担的担子,我们还有什么可推脱?  寨首们不得不承认他有道理。  龙太爷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一言定论,十七寨终于一致答应组成护商队,护商过路。  谁也不知道,龙太爷和汪兆丰运送抗战物资不假,但里头夹藏的,却还有大烟。  夜,田大有送童莲回客栈,童莲却要他陪她到青岩河边走走。  月光下,两个人之间,都已涌起了某种异样的感觉。  那是中年人含蓄却深沉的情愫……  

精彩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