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 > 真相 > 分级播放

剧情

 思杰送出 父亲遗物   文瀚在调查后得知思杰与Ivy可能是兄妹后,竟如传声筒般,把这事告知全律师楼的同事;当众人看见思杰出现,即好奇地向他询问有关详情,令思杰大感无奈。文瀚私下责怪思杰为何不直接告诉自己已认回亲妹,而文瀚的好奇心涌现,更提出质疑,指自己观察后觉得思杰的生母其实应是婉媚而非淑娟,思杰听后也感迷惘。   思杰突然收到Ivy来电,于是便回老家寻找父亲自弹自唱的录音带送给Ivy。   思杰婉媚 竟是旧识   淑娟看见儿子突然回家大感奇怪,疑心顿起更向思杰查根究底,思杰为免再起事端,只有托词离去。Ivy希望以父亲的歌声唤醒母亲,思杰看着病床上的婉媚,感觉是似曾相识;思杰再次梦到童年时婉媚为自己抹汗的情景,心中感温暖不已。Ivy把婉媚苏醒的消息告知思杰,更表示母亲欲与他见面。婉媚看见思杰出现激动万分,当思杰向她说出父亲已死去多年的消息后,婉媚哀伤痛哭。   芷欣详细分析了盗窃案的资料,决定与力奇来一次面谈才决定是否受理案件。芷欣一见力奇便向他表明,所有人证也认出力奇是犯人,因此自己只能保证有把握向法官求情践行;力奇听后激动不已,更指不要芷欣替他作辩护律师。芷欣终被力奇打动受理案件,而她为要理解力奇能否犯案,于是带同巧如及少谦到案发的大厦搜集证据。少谦为了讨好芷欣,更打扮成力奇的模样重演案发经过。   少谦弄得狼狈非常令芷欣与巧如忍俊不禁,但少谦却以为芷欣对他印象颇佳。淑娟因思杰私自拿走录音带一事而质问儿子,思杰只得支吾以对;婉媚与思杰谈话时得知思杰与淑娟的母子关系疏离,对他大表同情。思杰试探婉媚为何会替年幼的自己庆祝生日,更觉她有难言之隐。   少谦从警方资料中得知盗窃案现场附近有装修工程进行,芷欣与少谦从这方面调查后终有所发现之后少谦奋勇擒贼;事件告一段落,少谦决定向芷欣展开追求攻势。   未作补偿 放弃业权   思杰为代父亲向婉媚及Ivy作出补偿,决定找敬业作见证订立一份声明,决定放弃追究婉媚住所业权的权力,令Ivy与婉媚大出意外。淑娟到律师楼见思杰时,看见儿子搀扶婉媚大为愤怒,指思杰不应帮助「狐狸精」。淑娟出言侮辱婉媚母女,思杰为息事宁人硬将母亲拉走。   淑娟得悉思杰放弃追究业权之事,气得暴跳如雷,表示会追究到底。淑娟独自到婉媚家找她晦气,更要婉媚签下交回业权的承诺书,婉媚不肯就范,两人再起争执。

精彩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