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 > 真相 > 分级播放

剧情

母亲死去 大受打击   Ivy看过母亲留下给自己的遗书後,心中悲痛不已,敬业看见Ivy伤心痛哭,亦只有无奈地陪伴在她身边安慰她。思杰对婉媚自杀一事大感内疚,但淑娟却冷血地认为是婉媚咎由自取。   敬业怕Ivy独处会胡思乱想,於是到Ivy家暂住照顾她;当敬业到达时,却看到Ivy歇斯底里地四处乱翻,说誓要找律师控告淑娟谋杀母亲。敬业只好尽力让Ivy平伏心情,更指婉媚遗愿是希望女儿能开开心心生活下去。   思杰助友 弄巧反拙   芷欣见文瀚心事重重而没有心情做运动,便知他仍为Emily要控告他一事而烦恼;芷欣认为文瀚若与Emily打官司应有胜诉机会,但文瀚担心无论结果如何,上庭也会令他的律师前途受影响。   芷欣与文瀚约Emily到律师楼倾谈和解一事,但她却得寸进尺,指文瀚把自己的鼻骨打断,要求他赔偿二百万。文瀚与芷欣正满肚子气时,Emily却看上思杰,更向他大方生电,思杰亦趁机把打发她离开。   思杰看穿Emily欲敲诈文瀚以作整容手术,决定出手相助好友讨回公道;思杰要文瀚与自己一起陪Emily,连同众阔太前往游船河。众人在船上玩得兴高采烈之时,文瀚竟不小心把Emily撞到水中;Emily怒火中烧指自己不擅水性,更要求身边朋友作证,要文瀚赔偿她的精神创伤费三百万。文瀚把被追讨赔偿一事告知景生与洁丽,景生竟高兴地表示文瀚没法继续当律师,可以回家助他打理家族生意。   文瀚见父母没有支持自己的打算,担心自己以後再也不能当律师一展助人的抱负。Ivy自母亲死後变得甚怕见到外人,敬业请母亲帮忙劝解Ivy,但她却毫不领情。敬业找Ivy时发现她不知去向,原来Ivy压止不了心中的怨屈,竟带了一罐红油到律师楼找思杰晦气;Ivy直指思杰用不正常手段威胁母亲不控告淑娟,最终间接迫使婉媚自杀,思杰听着Ivy的指责没有反驳,只是露出一脸内疚。   油弹袭击 淑娟中招   在婉媚的葬礼上,Ivy再质问思杰与母亲单独会面时的内容,思杰终按捺不住把真相说出;少谦告知文瀚,Emily突然撤回控告文瀚一事,令他喜出望外。淑娟在街上遇上油弹狂徒袭击,被高空掷下的红油弹击中弄致满身颜料。   警方要求敬业接受问话,原来警方在掷油弹的现场发现他的衣服;敬业表示衣服早已遗失,而案发时他正与同事周筹在中环吃饭。由於警方没法找到更多实质证据只好让敬业离开,但敬业心中亦大感疑惑。

精彩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