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 > 真相 > 分级播放

剧情

 思杰聆讯 遇上旧仇   早上上班,思杰看到少谦时借机向他问及,可否把伯勤空出的房间租予文瀚,结果被少谦责备没有知会他而先斩后奏;看到思杰一脸没趣,芝欣亦趁机揶俞他。晚上思杰与文瀚喝酒时,思杰竟遇上大学时的教授Professor Lee,Professor Lee不满他用小费要酒保替自己办事,两人更因此口角。之后文瀚向好友说出,负责纪律聆讯,为人良善的资深大律师因急病入院,而不知换了何人。   伯勤回归 助徒解困   思杰与耀安在进入聆讯法庭前,思杰仍安慰好友,并指一切均是他的决定;当思杰进入法庭时,竟发现Professor Lee正坐在纪律审裁团的中央位置。当思杰与耀安作供解释后,Professor Lee接受耀安与事件无关。但当谈到思杰的行为时,Professor Lee便义正词严地指责他,虽然思杰以当事人劲威已过身的理由抗辩,但Professor Lee仍指他违反职业操守;就在这危急关头,思杰的师傅伯勤突然自旁听席站立发言……   众人回到律师楼,少谦更邀功指是自己请伯勤赶回香港帮助思杰;伯勤兴奋地坐在自己的房间,少谦指伯勤可继续随意使用,文瀚听后心中惊惶不已。文瀚向少谦与思杰商讨解决的办法,少谦拒绝帮忙催促伯勤搬走,最终思杰只得安排文瀚暂搬到杂物房工作。文瀚坐车时遇上交通挤塞,原来有人在车道上示威呼冤;文瀚下车徒步走近,看到示威者谭伟通被警察带走。文瀚到达警署与伟通接触,更问他为何要伸冤。   原来伟通被指雇用黑市劳工,最终罪名成立被判监七天,但伟通向文瀚说出自己是清白,那位黑工根本是邻铺的亲戚,而自己的小店亦根本无需请黑工帮忙;当文瀚了解事情始末后,决定不计酬劳助他上诉。思杰看见文瀚埋头苦干,忍不住出言问到,为何平时胆小如鼠的文瀚竟然要挑战政府替伟通上诉。荣富到医院探望母亲时,发现护士通知他的母亲刚去世,当荣富发现母亲病床周遭并没有任何医疗仪器,不禁大为愤怒。   少谦母亲 被控失误   少谦代父亲启航约母亲雯慧吃饭,身为著名医生的雯慧应约,才发现启航竟约了伯勤同席;看到妻子不明白为何会是四人宴会时,启航向妻子说出今天是求婚三十五周年,而当年亦有伯勤在场。雯慧收到启航的礼物,是往南极旅行的套票。永辉的代表律师以芝欣父女一起审案为由上诉,Michael不听芝欣劝阻,与拍摄芝欣一家的记者发生争执。另一方面,思杰发现乐仁竟欲转投他人门下。雯慧被荣富控告医疗失当,荣财向启航解释弟弟的动机;为此少谦代表雯慧上庭辩护。

精彩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