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 > 真相 > 分级播放

剧情

司仪指证 启航贪污   廉署控告荣财与启航的贪污案,两人均否认控罪。启航指在晚宴上抽到大奖全凭运气,并没有利益输送。少谦说出廉署的起诉理据对父亲极为不利,启航百词莫辩大为气愤。启航不明白女司仪Helen为何会成为污点证人陷害自己,少谦决定先查清楚Helen的背景。荣财找少谦作辩护律师,气愤的他表示自己从无指使Helen在抽奖环节中故意送名贵金表给启航。荣财向少谦透露荣富在控告雯慧时得不到赔偿,曾找他要多分一份遗产。   少谦发现 荣富秘密   文瀚在杂物房中努力翻看法例书,希望替伟通找出上诉理由,Raymond即提醒他可买回案件誊本以方便工作,但文瀚尴尬一笑,不知从何说起。巧如看见文瀚独自工作,即劝他收徒弟以帮忙处理案件,但文瀚却自嘲就算想请也未必有人愿意跟随自己。   文瀚带同誊本的收费到小食店见伟通,但通嫂得悉上诉要收费後,即大力反对丈夫上诉。思杰见文瀚不收伟通律师费助他打官司,於是好心地把龙兆坤大状要为上市公司打官司一事告知他。   思杰推荐文瀚做龙大状的副手,令他感激不已。文瀚首次见龙大状便迟到,龙大状一脸不悦。龙大状被拒绝延期审讯,竟把怨气发洩到文瀚身上;文瀚心中难受却不敢发作。少谦与耀安跟踪Helen,发现她与荣富是认识,於是请私家侦探调查两人关系。思杰见文瀚屈在杂物房工作辛苦,以藉口让他使用自己的办公室工作。文瀚努力翻看誊本及判词,肯定法官的判词有欠稳妥;伟通得知自己翻案有望而大感兴奋。   此时通嫂怒气冲冲地回到小食店,质问丈夫为何私下把单位做了按揭,更表示如伟通要上诉,便要与他离婚;两夫妻争执时更误伤了文瀚。少谦终发现原来Helen是荣富的私生女,更得悉Helen母亲萍原来是住在佛堂内,即与耀安前往佛堂找她,希望萍能出庭作证。萍得知後不想女儿泥足深陷而答应少谦当证人;少谦感到启航的贪污案渐露曙光而不禁松一口气。   证人退出 少谦大败   少谦找到渔夫详细查问有关抽奖当天的情况,当掌握更多细节後的他,对为父亲胜出官司洗脱罪名有更大信心。案件开审时,少谦突然收到萍的来电表示不想出庭指证女儿,令少谦呆立当场;少谦只得硬着头皮在庭上盤问Helen与荣富之间的关系,但Helen当庭否认自己与荣富是父女关系,最後少谦更因未能提出有力证据而遭法官驳回,结果反令启航与荣财的贪污嫌疑大增,直接令两人的案件处於下风。

精彩片段